Morey在赌城的关键六天!火箭是怎幺掳获威少的?

没有人认为这笔交易已经「完全破产」,但它也远远没有「接近达成」。老待在酒店游手好闲似乎也不是好事,所以火箭总经理Daryl Morey和副总裁拉决定叫一辆Uber,前往托马斯&马克球馆现场观看火箭的夏季联赛。在整个20分钟车程里,Morey和副总裁一直在打电话。正戴着蓝牙耳机听歌的司机怎幺也想不到,坐在后座上的那两个人马上将震惊整个NBA。于是,这笔曾一度「停滞」的惊天大交易终于完成了:Russell Westbrook将加盟火箭。

Morey在赌城的关键六天!火箭是怎幺掳获威少的?

车子已经抵达了球馆,就在短短两分钟之前,Morey和雷霆总经Sam Presti已经在电话中达成了协议:火箭将用Chris Paul和若干选秀权换回Westbrook。临下车时Morey改变了主意,他要司机又把车开回酒店,好让他能安心地再打几个必要的电话。当他再次回到房间时,他的球队已经和他不久前出门时大有不同。虽然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,但Morey还有许多工作要做。这笔交易从「想法萌生」到「几乎不可能」到「达成协议」一共用了六天时间。

对Morey来说,这笔交易的大门在7月5日的晚餐时间正式向他打开。那晚,他得知Kawhi Leonard决定加盟快艇,而快艇又从雷霆交易来了Paul George。从那天晚上到凌晨,Morey给老闆Tilman Fertitta发了这一条新闻,并且谈到了雷霆可能会选择彻底重建。

早晨,Morey召集了副总裁副总裁、助理总经理、执行副总裁、球探一起进行了大讨论。随后,Morey又致电给总教练Mike D’Antoni,并与后者交换了意见。虽然当时火箭得到Westbrook的概率看上去不大,但Morey还是做足了工作。很快,Morey又听取了James Harden的意见,而此时的Harden早就已经和Westbrook聊过了一起打球的事。讨论过后,Morey和火箭总裁Ted Brown以及老闆Fertitta等人在金砖酒店的会议室开了一次会——其实这里是一家复古风格的酒吧——这个酒吧在之后的五天内成为了Morey的家。「当时进展不是很顺利,我们希望能有所突破。」Morey说,「当时大家的声音都是:『我们需要尝试,看看这笔交易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改变』。我猜当时大家都很渴望得到Westbrook这样的球员。但谁知道呢?在当时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」

Morey在赌城的关键六天!火箭是怎幺掳获威少的?

当天下午,Morey拨通了Fertitta的电话,他们只是象徵性地聊了几句Morey并没有给出报价,也没有显露出自己对Westbrook的兴趣。「交易对话初期,双方都在试图摸清楚对方的意图。」Morey说,「我们需要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幺,这样才能更好地谈判。」

第二天之后,Morey说他和Fertitta开始了「大量的对话」。谈判逐渐拨云见日,他们开始谈及交易中是否要涉及其他球员和选秀权。但周一(7月8日)之后,Morey想再找一支球队进行三方交易。他也通知了Paul说交易有可能发生。但随后的几天内交易谈判陷入僵局,Morey自己也觉得交易达成的希望渺茫。

周二,自由市场的大局已定,Morey认为火箭可能要原封不动地进入新赛季。「当时看起来没有适合彼此的交易框架。」Morey说到,「我告诉老闆我觉得交易已经泡汤了。我不认为我们能达成协议。这就是我寻求三方交易的原因。而且当时有几支球队比我们更接近得到Westbrook,他们有更多的筹码。」

Morey在赌城的关键六天!火箭是怎幺掳获威少的?

周三,Fertitta的诉求已经很明确了:仅限双方交易,需要选秀权作为回报。于是,双方的对话马上跳转到选秀权的保护和年份。最终,雷霆得到了火箭2024和2026年的前四顺位保护的首轮选秀权,如果这两个选秀权落入前四,那幺雷霆会得到若干个次轮签。如果火箭2021年的首轮签是前四顺位,那幺雷霆不得互换;如果火箭2025面的首轮签是前十顺位,雷霆也不能互换。

这样一来的好处就是,火箭仍能交易自己的首轮签。因为联盟此前有规定球队不能交易连续两年的首轮选秀权。「重要的是保证我们手中剩下的首轮签还是可以交易的。因为我们会尝试赌上一切。」Morey说,「我们不是急着送走这些选秀权。但如果有能帮助到球队的交易,我们希望届时自己手上仍然有两个首轮可以当做筹码。」「最重要的,我们要确保雷霆想要的不是近几年的选秀权;其次,我们还要确保我们不会送出高顺位选秀权,那些签位很可能选中不错的球员。如果是首轮中后段的话,那送出去就送出去吧。」

即使双方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谈判,但Morey一直很悲观。「我认为交易要泡汤了。」他说,「但是双方最后各退一步,这场谈判才正式告一段落。」在达成协议之后,Morey想扩大交易的规模,一直在寻找其他球队参与交易。但没能如愿。

Morey在赌城的关键六天!火箭是怎幺掳获威少的?

整个过程中,Morey等人在那个放克风格的会议室中举行了大大小小多次会议。他和Harden也一直在交流交易的可能性以及进展。「Harden一直在和我交流。」Morey说,「我们之间沟通得越来越频繁。」「他每天都打电话问我交易的事。我们都想为球队带来总冠军。我会说,他某种程度上推动了这笔交易。」「Westbrook很想来这里。」弗切尔说,「每个人都因此感到很开心。」

整个过程中,D’Antoni都一直在和球员进行沟通,包括那些没有涉及到交易中的球员。但交易完成之后,Morey还需要打一个电话。他要打给Paul。「我讨厌这通电话。」Morey说,「我相信Paul更讨厌。他是我们队中如此伟大的一员。他距离在火箭夺冠只有一步之遥。」但木已成舟。Morey和Fertitta又一次完成了一笔疯狂的交易。Westbrook和Harden得以在分开七年之后在航天城再次聚首。「当时,Harden问我:『为什幺这幺久了还没搞定?』」Morey说到,「我告诉他说:『老弟,当初交易得到你花了我五个月的时间。』」

而这一次,Morey只花了六天,开了几次会、打了几通电话,雇了一辆神奇的Uber车就已经皆大欢喜了。

 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